Tailwind

Pile

final之前写的,结果现在感触完全不一样了,还是发出来纪念一下吧。

pile酱生快ww

  

  晚上十点,西木野真姬终于结束了医院的工作,回到了家。

    “我回来了。”真姬轻声说着的同时轻轻的关上了门。

    房间里亮着温暖的灯光,真姬看到那个笨蛋又趴在餐桌上睡着了,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衣。可能是因为寒冷,pile的身体在不停的瑟缩着。

    “真是……不是说过不要等我了嘛。” 口头上这样说着的真姬心里却仍不免感到甜滋滋的。

    真姬轻轻的将自己的大衣披到pile的身上,然后将桌上已经冰冷的饭菜拿到了厨房加热。

    “唔……好香……”

    pile的身子慢慢挪动着,最后将鼻子对准了厨房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 真姬闻声将最后一道菜端出来放在桌子上,将刚刚因为pile的移动而掉到地上的大衣捡起来,打开将pile裹住。

    刚刚醒来的pile用迷茫的眼神看着真姬的一系列动作,混沌的大脑还没有开始运作。

    “小真姬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,我怎么不知道。”

    “这不重要,倒是你,我不是说过要你不要等我了吗?”真姬无奈的看着pile,这人真的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,“而且你穿的这么少在桌子上睡觉是又想生病了吗?”

    pile傻傻的笑了笑,“今天难得有空闲嘛,所以想和小真姬一起吃饭啊。我很久没看到小真姬了,好想你~”

    真姬的脸开始红了起来,就算已经在一起这么久了,听到pile这么直接的情话她还是有些招架不住。

    “好了,快吃饭吧,不然等会饭又冷了。”埋头苦吃转移话题。

    “好~”pile夹了一筷子菜到真姬的碗里,“这是我新学的菜式,第一次做,你尝尝味道。”

    真姬低头尝了一口,赞道:“好吃。”

   “嘿嘿~”得意的笑。

    两人迅速的吃完了晚饭,真姬拦住要去洗碗的pile,将她拉到了客厅中央。 

    “闭上眼睛。”

    pile乖乖的闭上了眼睛,虽然不知道真姬要做什么,但一定不是什么坏事。

    确定pile已经闭上了眼睛的真姬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口琴,吸了一口气,开始吹奏。

    悠扬的口琴声在客厅里回响着,温暖的灯光打在pile的身上,吹弹可破的脸庞,凹凸有致的身材被真姬尽收眼底。真姬直到最后都想不明白这人怎么这么好看,怎么看都看不够。

    “好了,睁开吧。”一曲终了。

    pile睁开眼,惊讶地说:“小真姬你什么时候学会吹口琴的?”

    “上个月。”她才不会说是为了这个时候特意去学的。

    “才学了一个月就能够吹的这么好,小真姬真是天才呢~”

    “天、天才什么的!我才不是。”

    “那也很厉害了,至少我学一个月肯定没你吹的好。”

    “……你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 pile疑惑的走过去,却突然被真姬抱住,两人的身高差让真姬可以很轻松的把pile搂在怀里。真姬紧紧的抱住怀里的pile,两人的额头贴在一起,真姬温柔的看着pile,吊眼角此时也柔和了。

    “我的爱人,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 “感谢上天在这一天赐下了你,让我有认识你的机会;感谢伯母在这一天诞下了你,让我有爱你的机会;感谢你的出现,让我的人生从此不再孤单。”

    

    “感谢你,我爱你。”

    说完这些的真姬将头埋进了pile的肩窝。pile愣了愣,却没说话,只是笑了笑,将手放在真姬的头上抚摸了两下,然后抱紧了她。

    “也感谢你,我的爱人。”

   

    爱上你万岁

    能触碰它真好 此刻它正属于我们

    爱上你万岁

    虽然刚刚开始 明天也请继续关照 不会就此完结

    pile,爱上你万岁,明天也请继续加油,你们的故事还远未结束。

小真姬生日快乐ww

    白茫茫的空间里,两个同样的声音在交谈着。


    “你是笨蛋吗?!明明知道最近有巡演,居然还穿那么少在晚上出去乱晃!得流感很好玩吗?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!”


    真姬怒视着对面的pile,pile的脸上带着病态的红晕,眼神飘忽不定,整个人显得有气无力的。


    “真是的,本来不想说你的,谁知道你这么不会照顾自己。”真姬还是忍不住说教了一番。


    pile因为流感导致脑子里一片混乱,不过看到真姬以后感觉自己好多了。她傻傻地笑了笑,带着浓重的鼻音撒娇道:“谁要你不陪我去看樱花,那我就只好找人陪我了~”


    真姬无奈地摇了摇头,要跟她说多少遍她才会明白,她们俩个是不可能在一起的,毕竟她们俩连最简单的一起生活都做不到。


    “而且你不是医生吗,既然这样流感这种小病一定可以很快就治好的。”


    pile因为生病而有些沙哑的声音在真姬听来有些心疼又无奈,心疼这人受病痛折磨,却又因为自己的束手无策而无奈。


    “你应该知道,只能在梦里见你的我就算医术再好,也没办法到你那边去帮你治病。”


    “我知道啊,可是有种东西叫奇迹的不是吗?”


    “…”


    真姬卷着头发的手顿了一下,这人有时候真是天真得可爱。


    “好了,不谈这些了。你早点休息,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,希望下次看见你的时候你已经变回那个正常的pile了。”


    “我现在明明就很正常!”


    “你现在就像烧坏了脑子。”


    “才不是!我就是想见你,你快点过来嘛~”


    “/////”


    拖长的尾音让真姬羞红了脸,这人不知道自己这样子会让人很想犯罪吗?!


    “好想见真姬~真姬,真姬,小真姬~”


    “闭、闭嘴啦!我回去了,你好好休息知道嘛。”


    真姬转过身来掩饰自己已经热的发烫的脸庞,心神一动,空间开始崩塌。


    “诶诶诶,这么快!等等,明天是你的生日对吧。”


    “嗯。”真姬对这人居然记得自己的生日表示很惊讶。


    “因为明天可能没有时间,所以就在今天说好了。”


    “真姬,生日快乐。”


    说完这句pile的身影就消失了,只留下还在若有所思的真姬一个人。


    “总有一天不会是在梦里见到你的。”


    空间彻底崩塌的前一秒,真姬轻声说出了这句话,心中开始萌发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愿望。


    “也许奇迹真的会实现呢?”


    “嗯,一定会的。


    身处不同空间的二人内心仿佛被一根看不见的红线连了起来,也许这就是连接奇迹的线呢?